白乐天的香艳过往的事

2020-03-17 01:07 来源:未知

在唐代爱嫖的诗人中,白居易与元稹可得说是相提并论的人物。白居易在《宿湖中》一诗就曾对逛青楼有感而发: 幸无案牍何妨醉,纵有笙歌不废吟。 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 这是白居易在苏州做官时的狎妓诗。从这首诗的写作背景上,便可知道白大诗人当年是何等风流。苏州是当时又一着名的红灯区,在这样有一个有故事的地方,不玩出点风花雪月,白居易是不会甘心的。公干之余,白居易会觉得不召妓便不浪漫。但妓院环境不好,白便常召妓于居所,甚至把欢乐场移至野外有一次便带着妓女至太湖上放松。 诗魔白居易出生在一个小官僚家庭,从小就耳闻目染了被俾女侍候的乐趣。据说,在他官居翰林学士的时候,就开始在家里储起妓女来,他最宠爱的妓女有两位:樊素和小蛮;曾有诗云: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在苏州做官时,曾留下一首春风得意的《宿湖中》:幸无案牍何妨醉,纵有笙歌不废吟。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由此可知,白大诗人当年是何等风流。即使后来被贬江州,却因聚友豪饮消愁于九江之上,而留下了传诵千古的佳作《琵琶行》。 白居易在杭州做官与在苏州时一样春风得意,风流潇洒,有不少青楼知己,他最看中的是一位艺名叫玲珑的官妓,经常携此妓外出游玩,留下了段段风流。玲珑名声远播,色艺过人,当地的文人骚客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自豪,能请到玲珑作陪,便是有面子。时在越州的元稹听说后心里痒痒,为了搞到玲珑,他花了一大把银子,才将玲珑弄来越州。 元稹让玲珑陪他一个多月,之后才将她送回杭州。用今天大款嫖客的话讲,这是包月。 才华满腹的白大诗人也难逃纠缠于女人的命运,但世人却也不曾责怪于他与多少个女人在一起,在那样一个多情的时代,留下如此才气,如此风情,还有那满溢爱情之美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长恨歌》,还有那羞涩多情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行》,为这盛唐的诗坛添了明亮的一笔。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澳门金莎娱乐官网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白乐天的香艳过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