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我的自述 这就是当代艺术_艺术家资讯

2020-04-07 22:16 来源:未知

2007年,为了搞艺术,把那个大山的故事做成作品,发动我爹养猪。爹他认为我有病,虽然从小家里环境不好,但也没有养过猪啊。猪可不像人,十个趴在那还能一动不动的。猪崽子不听话,得从小培养它们搞艺术,好配合叠上去。猪的年纪也不能太大,一岁左右就要上山了。

后来神山生气了

他们爬到一座大山上,想跟这座大山发生点儿关系

这个作品秘密地持续做了好多年,因为对创作有完美主义的追求。绑着肯定不行了,太难看。用死猪也不行,死猪的眼睛是闭着的,腿是僵直的,姿势也很别扭,只能活猪来。

从前啊,有十个狗男女

我知道自从摇滚乐出现以后,世界就变了。因为摇滚乐让诗歌有了翅膀,飞起来了。而那时候一直做的事就是,如何让一个事情匪夷所思,充满想象力。

1995年,北京东村的艺术家们在北京郊区的妙峰山上做了行为作品《为无名山增高一米》。十名男女以全裸的形式根据体重排名用叠罗汉的方式为这座山增高了一米,成为了中国当代行为艺术的顶峰之作。不久参加了第48届威尼斯国际双年展,并引起巨大轰动。我是参与且策划这件作品的主要人物之一,同时也是前卫艺术家群落北京东村的第一批人物和缔造者。

后来还让这座大山增高了一米

2000年以前我就在构思《我也爱当代艺术》这个作品了,我十五年前出版的小说《狂犬吠墓》就写了这事儿,后来因为天天想着发财和女人的事,就忘了猪的事。05年以后我终于想起来我还有这个作品没有做哟。

2005年出版了专辑《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后,在当时摇滚界、文化界、艺术界可说是如日中天,但老百姓还很少知道我的名字。更没有几个人知道95年我和几个艺术家一起做了一个作品叫《为无名山增高一米》,只有艺术界一些大哥知道,在诗歌界,文学界,摇滚界基本没人知道。

《为无名山增高一米》

把这十个狗男女变成了猪

这和另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截然不同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澳门金莎娱乐官网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左小祖咒:我的自述 这就是当代艺术_艺术家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