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说《易经》序言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2020-05-07 04:42 来源:未知

提倡良好的社会德行,首先要从自我做起。

《易经?乾》中有一段说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孔子读到这段时说:龙在德中正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谨,闲邪存其城,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每一位提倡良好社会德行的,首先要从自我做起。在这里应当正确理解儒家的中庸涵义,因为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偏见,把它当成无原则的折衷去批判,那是错误的。须知中即不偏不斜的正,庸即平常。历史和人生的体验告诫我们,这种中庸的平常才是正常,而不平常的反常却可以把人们、把社会引向亢奋的极端和人文的灾难。今天我们应当严肃负责地让中庸正本清源地回归它的正确涵义。

文明健进,影响深远,可通天下人的心志,求同而解疑。

《易?同人》以乾天与离火的卦象,象征天与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乾行也,文明以健,正中而应,君子正也,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嗅如兰。

孔子说:夫《易》何为者也?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圣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继天下之疑。

讲话要注意社会影响,谨慎为宜。

《易经》里引用了一首很像《诗经》体的小诗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接着是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

力倡天下人都扬善遏恶,防患于未然。

《易经?大有》以天象说道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不见利不劝,不威不惩,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古人常说勿以小善而不为,勿以小恶而为之只有经常记取这样的劝诫,才能扬善遏恶,防患于未来。自古至今,《易经》的这段教导都是有利于国家人民和每个人的,这也是《易经》永不过时而衰的重要根据之一。

谦逊有益,善始善终

《易经?谦》是地下头有山的卦象,让我想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巧合。西方地质专家原有定论,认为我国不具备形成石油的地质构造。但中国的专家不信那一套,认为中国大平原下有古潜山,这种地质构造是可以形成富油的。于是在河北任丘下钻探油,果然大有油水,因而形成了著名的大庆和胜利等油气田。石油生在远古的山隙山谷里,山又被新地层覆盖成了大平原,石油便谦逊地藏在了地下,很久很久才出人头地。《易经》说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易经》又讲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终也。

矫枉过正的过不同于过失。

平日提到办事有过的过,往往是作过犹不及或过错过失来理解。《易经》的大过和小过在字面上讲固然是大过错和小过错,但全面解读则不一定是过错和过失。《易经》上讲大过,大者过也。栋桡本末弱也,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大过之时大矣哉!同此经文,在说到汤武革命的段落也有革之时大矣哉!可见过与不过不宜片面孤立地去解读,而是要因事因时因地制宜地用它和解读它。适当的过并不错,所以《易经》讲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同此道理,《易经》涉及的小过也不只作小过错讲,反倒说小过,小者过而亨也。过以利贞,与时行也。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什么是小事中的小过呢?《易经》说小过,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但大过在另一种语境中则仍作过错来讲。比如《论语?述而》中,孔子说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毕竟孔子是在晚年才有幸读到《周易》的,故发此感慨,很可理解。

遵守道德原则,可以恒久于天下。

《易经》里讲天地之道,恒久而不已也。利有攸往,终则有始也。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时变化而能久成,圣人久于其道而天下化成,观其所恒而天地之情可见矣!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当然这个恒久是有原则的,恒,德之固也。恒以一德,正如孔子所说吾道一以贯之,要遵守一贯不动摇的道德才能恒久于天下。

有益于人民的道理与时俱进,与时偕行。

《易经》有一段专说什么是益的道理,益,损上益下,民说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庆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动而巽,日进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所以,世人知道并遵循此道,对于维护社会的稳定必然会非常有益。

天地的道理归于仁爱

《易经》讲了这样一个道理《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旁行而不流,乐知天命故不忧。安土敦仁,故能爱。

杜绝诲盗诲淫,防患未然。

《易经》里有一段孔子的话作《易》者知盗乎?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在这段话的语境中小人即卑贱之人,君子即富贵之人。所以,要杜绝偷盗淫乱,须找出此类恶果的社会原因来,才能综合治理,防患于未然。

应当全面自觉地认识并运用《易经》的道理。

《易经》认为一阴一阳之为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阴阳相互对应、会合、交互变化即是《易经》的道理,继承这个道理是良好的表现,以此道理实践而成就事业的人是其人性的表现。)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我们在讲到中国近代的重大变化时,曾有哲人说: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有前瞻思想者的观点,起初往往不被人们理解,甚至只有误解,但历经磨难,他终归会被大多数人理解的,例如,在五十年代率先提出要注意我国人口的计划生育问题的马寅初先生,曾遭遇了严峻的批判,但公平的历史已经证明,他是一位典型的迟到的胜利者。

孔子以:崇德阐解《易经》的天地之道

孔子说:《易》其至矣乎!夫《易》,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知崇卑,崇效天,卑法地,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存,道义之门。

知晓变通才能长久

《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在这段经文里《易经》告诉我们,在行进过程中发现走不通时一定要改变方略,改变方略才可能山重水复觅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行得通顺了。如此变通才能行之长久。

见微而知着,妥善处理好与上下级的关系,利于正常工作。

孔子说: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万夫之望。君子既然能够智料微妙玄机何以彰显,能够智用处事的刚柔,自然会合于众人的期望。)

处境的吉凶要多查自身的原因。

孔子说: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又说: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语则伤之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认知《易经》的简与易才便于用。

《易经》说乾以易知,坤以简能又说: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人处在超静的心态下,可以感知万物,开发人为万物之灵的作用。

人的心态有三;狂躁心态下易生愚蠢。冷静的心态下易生聪明。超静心态下可生智慧令人感到神奇的灵感。对于第三种状态,在老子的《道德经》里有描述: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对于没有实践过这种超静心态练习的人们来说,这种心态太神奇了!然而,这是人类作为万物之灵的一种客观表现。

我们在《易经》里也发现了如上的描述:《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

《易经》的这种研习实践和心得的记录,与日后汉代从西域传来的佛教修行,特别是禅宗的修行产生了共鸣,又出现了以禅解易的学说和实践,更加丰富了《易》学的内容,促进了《易》学的深入传承。但是,没有这方面实践的人是难以理解这两段经文的,甚至对其曲解或否定。此乃夏虫不可喻冰使然。

《易经》的道理可以通过文字、语言、卦象符号与尽情的肢体语言存录并表达出来。

《易经》记述有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词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

这里涉及了人类歌舞的原始起因,在两千多年前的儒典《礼记?乐记》里有这样的记录:夫乐者乐也,人情之所不能免也。乐必发于声音,行于动静,人之道也故歌之为言也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可知上古时代人们的歌鼓乐,本是一种表达心意的方式而不仅为了娱乐,对它应当理解为一种特殊而普遍存在的肢体语言。

正确对待自然生态与人文生态之关系的道义原则。

《易经》告诉人们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词禁民为非曰义。

居安思危

《易经》的屯卦讲了个小故事:狩猎的人追鹿追到森林近处了,鹿跑入林中,这时候猎人警惕到,追它不如舍弃算了,追进去是要吃亏的。汉代的司马相如,他当然是读过《易经》的了,有一次陪汉武帝打猎,皇帝打得来了劲儿,对野兽穷追不舍,直入森林,司马相如立即前去劝阻,说祸往往是藏在隐蔽微茫的地方,而突发于您忽略的时间和地点啊!您这样追进去,谁知里面还藏着什么猛兽啊!这段历史与《易经》那段故事和寓意如出一辙。其中居安思危的辩证思想正如《易经》所述: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易经?乾?文言》讲得更为明确: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这是用阴阳对比的表述方式提供一个正确的答案: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

各尊天德的和谐,必能天下安宁。

华夏民族是以农业崛起而发展的民族,因此敬畏天的道理。这个天德生于万物,所以人们可以从有形的万物中感受到统驭万物的无形的天德。《易经》以天德化身龙图腾的种种表现,来阐明天德。《易经》认为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任何龙想做永久的首领首龙,都是违背天德的。所以《易经》明确讲天德不可为首也,而真正的天德是无形的,是寄托于万物之中的,如果以此无形的天德思想为首领,成为人们的共识,那么天下万国就可以安宁了,此即经文首出庶物,万国咸宁的真谛。《易经》明确指出见群龙无首吉但由于后世多断取群龙无首用于贬义的比喻,导致人们未能重视此段经文的正确涵义。故亟须正本清源。必竟我们中华祖先这种将有形的绝对权威偶像予以否认的思想是非常了不起的,尽管这种思想的实施很艰难,但它为人类追求天下和谐的万国咸宁指出了首出庶物的理想原则。从产生《周易》的先秦时至今后,这种理想原则都是全人类取得和谐共识的伟大天德。反之,《易经》指出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龙战于野,其道穷也所以世人各尊天德的和谐,必能天下安宁!

李燕

2012年于京华禅易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澳门金莎娱乐官网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画说《易经》序言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